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欢迎您来到商报旅游网!今天是:

顶部广告一
顶部广告二
顶部广告三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 > 游记

金陵春梦

来源: 日期:2015-7-10 18:30:21
虽然春天让人望眼欲穿了太久太久,但毕竟还是来了,于是抛开所有繁杂,这个姗姗来迟的春日假期,属于我们、属于南京。
  
  从人头攒动的火车站钻入人潮汹涌的地铁站,与无数笑意盎然的陌生人擦肩而过,此时的我也是喜悦的,许久不见猫同学了,不禁紧紧地拽住那只大手,感受着手掌间传递着的温暖,比肩走在春雨连绵的南京街头——这一定是段幸福的时光!
  
  莫愁,真是个美丽的名字,恬淡温婉,另加些许如烟似雾的哀愁。不过自从金大侠笔下那个满口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”的李莫愁横空出世以后,这两个字又多了一点别样的味道。
  
  一夜春雨过后,空气中弥漫着早春的凉意,清风过处,吹皱眼前的一池春水,柳枝款款、飞红翩翩。
  
  莫愁湖畔,已是海棠如海。
  
  在中国,有许许多多的地方,只能活在诗词歌赋、水墨丹青里,一旦放进柴米油盐的现实世界,立刻化为一滩污淖,腐臭不堪,死不瞑目。
  
  秦淮河,就是其中之一!
  
  尽管如此,每次到南京,我还是会去秦淮河边走走,去夫子庙外逛逛,然后在同一座石桥、同一个位置上,拍一张秦淮标准照,就当是一种祭奠吧。
  
  这个清明时节,略带寒意的下午,阳光在云层后时隐时现,离开了人头攒动的夫子庙,我们沿着这脉曲水缓缓地向前踱着步。窄窄的河道两岸,枝头树梢已爆满了春天的嫩芽儿,一丛接一丛的鹅黄浅绿,姹紫嫣红,晕染着细浪微腾的水面,烟波氤氲。时不时地见到几艘满载游客的画舫,悬挂着的大红灯笼在风中曳曳生姿,船工们咿咿呀呀地摇着桨在河面上留下一连串长长的涟漪,看着船里欢声笑语的游客,不禁会心一笑,这出熟悉的“桨声灯影”,该是十里秦淮最著名的戏码了……
  
  在礼崩乐坏、道德沦丧的今天,这“秦淮”二字,依旧沉重不起来啊!
  
  沿着悠悠秦淮水信步向前,眼前出现了一座土色砖石堆砌而成的城关。高高的城墙之上,三个巍峨的大字赫然在目——东水关。
  
  原来是座水关遗址,不收门票。
  
  其实直到现在,在经历了现场视察和网上搜索之后,我仍然搞不太清这座水关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也无所谓了,咱就是追求“不求甚解”嘛。我们兴冲冲登上台阶,好奇地四处张望着,夕阳把眼前的河水染成了橘色,而这座曾经巍峨的水关,如今早已淹没在一片林立的高楼里,不复当年的雄姿,不过,我想那一块块带着铭记的老城砖,应该还记得些许曾经的故事吧。
  
  知道鸡鸣寺,是因为陈后主“胭脂井”的故事。
  
  胭脂,本是至阴至柔、至娇至媚之物,那抹香腻的红色,在佳人的唇上颊间一点点晕开,宛若天边渐渐升腾起的灿灿云霞。
  
  有了“胭脂”,便有了“红颜”,也有了历史长河中无数“倾国倾城”的故事。只是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这“红颜”一词,总是能和“乱世”、“薄命”、“祸水”等等并不美丽的字眼牵扯在一起。落在井栏上的脂粉,留下了千年抹不掉的亡国印迹,为那口并不起眼的古井寻得一个浓丽香艳的名字,也为南京这个城市,平添一段悲情凄婉的传说。在这纷纷扰扰的春日,每每念起那句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尤唱后庭花”,不禁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。
  
  其实,这次途径鸡鸣寺,我并没有进去探访那口著名的“胭脂古井”,传说永远比现实更美丽,还是留点想象空间吧。
  
  我所寻的,是鸡鸣寺下,那一片云蒸霞蔚的樱花。
  
  小春日和。经过冗长萧索的漫漫寒冬,终于盼来了樱花盛开的那一刹。
  
  窄窄的鸡鸣路上,四方而来的游客云集于此,车水马龙,川流不息,远远望去,夹道而栽的樱树已是繁花似锦,相握的枝叶把整条马路都包裹在一片淡粉色的云霞里。
  
  一阵风过,片片飘零的花瓣在空中曼舞翩飞。这番“花吹雪”的画面,总能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日本动画里的唯美镜头,这大概是春日里最让人动情的风景了吧。
本文网址:http://lvyou.shangbw.com/show.asp?id=94
更多>>新闻评论
发表评论
河南商报电子版